当前位置:首页 > 大盘分析 > 正文

曾有公司被贪十亿,为反腐京东领高管参观监狱

2020-09-10 15:07:31    点击:

对此,蓝思科技在9月9日上午回应称,公司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信息,涉事前员工为公司业务管理人员,并非公司董监高,该事件纯属其个人的

对此,蓝思科技在9月9日上午回应称,公司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信息,涉事前员工为公司业务管理人员,并非公司董监高,该事件纯属其个人的违法行为,不曾也不会对公司生产经营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当日开盘不久,蓝思科技股价即出现大跌,跌幅一度达到5.87%,随后,在蓝思科技做出回应后,股价有缓慢回升,截至当日收盘,股价报收32.51元/股,跌幅为4.66%,总市值为1425.19亿元。

科技公司贪腐往事:曾有公司被贪十亿,为反腐京东领高管参观监狱

 

董事长前助理5年受贿554万,

有员工24岁即受贿

 

公开资料显示,蓝思科技成立于2003年,以制造玻璃起家,后于2015年3月登陆创业板,曾因拿下苹果公司订单而一跃成为手机盖板领域的龙头企业,主营业务为玻璃面板、触控模组等,目前的主要客户包括苹果、三星、华为等。

 

蓝思科技上市后,其股价曾一度出现暴涨,该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周群飞的身家也随之水涨船高。据悉,早在蓝思科技上市当年,周群飞就成功以500亿元财富,一跃成为新一届内地“女首富”。

 

而此次涉案的郑秋丽,据悉正是周群飞的前助理。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判决书显示,2014年2月至2019年5月,郑秋丽曾先后担任蓝思科技浏阳园区采购部总监、采购部(三园区合并)总监、董事长助理、中央采购部总监等职务。

 

经查明,在这五年多时间里,郑秋丽利用职务便利,多次收受6家蓝思科技供应商财物,最高一家收受250万元,最低一家收受22万元,合计收受贿赂554.15万元。

 

具体来看,贿赂金额最大的两家为迪富兰科技和创科材料——两家分别为蓝思科技的抛光液供应商、研磨材料供应商,为了提高销量、维持售价,他们分别先后多次送给郑秋丽现金共计250万元、160万元。

 

2019年6月14日,郑秋丽被浏阳市公安局抓获,后被法院判决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

 

值得注意的是,这并非蓝思科技员工首次卷入供应链贪腐案。

 

早在2019年8月,就有消息曝出,蓝思科技4名员工利用职务之便,收受供应商贿赂。

 

据当时的刑事裁定书显示,2015年至2018年间,蓝思科技负责手机保护膜开发与验证的4位工程技术部员工,利用职务之便为蓝思科技手机保护膜供应商伊莱特公司获取了大量订单,并收受贿赂,合计受贿约116万元。

 

对此,湖南省浏阳市人民法院对4人分别判处了10个月至3年10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这群员工中,年龄最大的出生于1987年,年龄最小的出生于1991年,最早受贿时才24岁。

 

大疆贪腐致10亿损失,

字节跳动餐饮负责人每天贪1万

 

蓝思科技的例子并非个案。

 

事实上,科技圈或者说互联网行业贪腐早已不是新鲜事,其中,供应链环节更是腐败的高发地带。

 

早在2019年1月,拥有1.4万员工的无人机巨头大疆就曾发布一则内部反腐败公告,披露其在2018年,因供应链贪腐问题造成平均采购价格超过合理水平20%以上,保守估计给大疆造成了超10亿元的损失。

 

而这一数字,约等于大疆2017年全年净利润(43亿元)的1/4,2017年所有员工年终福利的2倍以上。

 

在这封内部通告中,大疆甚至用了“触目惊心”和“冰山一角”这样的词汇来形容这次事件,并称“预计牵涉范围超过百人”。

 

为此,大疆处理了45名涉嫌腐败和渎职行为的员工,其中,涉及供应链环节的就有26人,包括研发和采购人员。而在处理手段上,有29人被直接开除,16人被移交司法处理。

 

值得注意的是,大疆创始人汪滔曾公开表示,早在2014年,意识到大疆存在腐败问题后,他就曾一次性开除过几乎所有采购部门(一个10人以上规模的部门)的员工,还陆续设置了一系列相关制度杜绝回扣问题。

 

然而,在4年之后,同样的问题依旧存在。

 

实际上,在供应链这条线上,由于中间需要涉及多个环节的采料、备料、议价、博弈,能够进行利益腾挪的空间也就很大,而腐败又往往滋生于有权力寻租空间的地方。

 

在大疆的内部反腐败公告中,就曾披露过供应链腐败中常用的几种手法。如在供应商底价基础上,伙同供应商接口人加价分成;又或者利用手中权力,优先选择可以给回扣的供应商、串通研发人员采购差品质的高价物料,私下搞皮包公司赚取差价等。

 

科技公司贪腐往事:曾有公司被贪十亿,为反腐京东领高管参观监狱

 

图源:视觉中国

 

无独有偶,贪腐、通报、移送司法机关等关键词同样出现在华为、小米、阿里、腾讯、百度、滴滴、美团等科技巨头和互联网巨头身上。

 

2017年12月25日,华为消费者BG大中华区执行副总裁滕鸿飞已被带走调查,被调查的原因是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而据媒体估算,腾鸿飞的年薪或在500万元左右。

 

2019年7月19日,小米发布通报邮件称,原中国区市场部员工赵芊,因利用职务便利向合作供应商索要好处费,且金额较大,违反“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已被公安机关拘捕。而涉案金额,有消息称高达700万元。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曾在2017年发布一份《近年互联网公司涉腐反腐案件榜单》显示,2010年至2017年上半年,互联网行业共发生反腐事件29起,其中京东8起,阿里巴巴、百度各6起,腾讯3起,易果生鲜、去哪儿网、乐视、合一集团、360集团各1起。

 

往近了看,2020年6月16日,滴滴曾披露了一起重大腐败舞弊案件——原滴滴某部门高级总监于某声在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在公司服务器采购过程中,违规向供应商提供“帮助”,并收受供应商巨额好处费及购物卡、医疗贵宾卡、汽车等物,4年累计受贿超过1000万元。

 

上一篇:午评:两市震荡走弱沪指涨0.29% 逾150只股票跌超10%
下一篇:Tesla电池日又要来了,将会又有什么大突破

分享到: 更多 收藏
QQ在线咨询

微信扫一扫

每天送三只好股

或手动添加微信号
YD-603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招聘信息 |